智能攝像頭背后的“灰產”:個人影像隨意買賣

發布日期:2017-10-17     瀏覽次數:

智能攝像頭走進家庭早已經不是新聞,不少上有老下有小的家庭,都會安裝上這個小管家一般的“電子眼”。然而就在智能攝像頭市場需求急劇上升時,卻有一波“灰產”也在蠢蠢欲動——有人做著智能攝像頭的生意,也有人做著破解智能攝像頭的生意。

 

有痛點,智能攝像頭市場需求不斷激增

 

“之前我媽在家暈過一次,幸虧有人發現,所以那次之后一直很擔心。”檀敏說,因為母親有高血壓病史,為了能夠隨時隨地知道老人的情況,防止意外發生,所以決定在家里裝上攝像頭,“當時這東西很新鮮,比起傳統的(監控攝像頭),智能攝像頭方便很多,而且只要有網絡,就能隨時隨地都能通過手機查看家人的情況。”

 

因為公司就離華強北不遠,選購自然就到這里。“雖然現在很普遍了,但當時智能攝像頭的品牌似乎并不多,專營智能攝像頭的商家也不多,產品從兩三百到六七百元的都有。”檀敏告訴懂懂筆記,因為自己不大信任電商,所以在購買攝像頭的時候希望眼見為實,才決定在電子市場購買。

 

他當時看上了一個標價450元的知名品牌智能攝像頭,店家卻告訴他,這個品牌價格貴,性價比不高,而且功能匱乏。“他推薦給我另外一款智能攝像頭,說這款還帶夜視和云臺(可旋轉),大概是280元,而且保修三年。”檀敏說,看到店家推薦的產品,是中山一家電子公司生產的,但他就是擔心小品牌的質量不過關,所以猶豫了一番。

 

或許是看到自己的猶豫,所以店家當即就用APP演示了起來。“夜視還蠻清晰,而且角度可以180°轉動,另外還能夠對話,如果有緊急情況也能語音喚醒。”一番介紹后,他感覺功能的確很棒,而且性價比高,和店家溝通安裝的方法,店家表示再加50塊錢可以上門幫檀敏安裝和調試。“我不是搞IT的,這些電子產品對于我們中年人來說,的確是很麻煩的,當時覺得店家也蠻熱情,所以就掏錢了。”檀敏回憶。

 

自從有了這個智能攝像頭,檀敏出差就變得安心了許多,而且還能按時按點提醒母親吃藥、協助解決點兒事情。檀敏說,有時候真覺得科技和互聯網切實改變了人們的生活,讓一切都變得很便利。“這一年來身邊很多朋友也都給家里安了智能攝像頭,照顧老人和孩子,看著保姆,看看寵物都很方便。”他說道。

 

過去監控安裝操作的復雜,因為智能攝像頭的出現,變得十分便利,因此智能攝像頭也在短短時間得以快速普及。然而,隨著使用智能攝像頭的群體越來越多,隱私安全的問題也逐漸浮出水面。

 

魚龍混雜,暴露智能攝像頭隱私安全的隱患

 

“然而卻沒想到發生了這樣的事情。”在母親家里的監控圖被當成群發的廣告圖片之后,檀敏十分氣憤。

 

了解到這個情況,懂懂筆記與他一同來到位于華強北的這個電子市場時,卻發現那家售賣智能攝像頭的檔位已經掛出了“招租”信息。不過,在市場內還可以看到許許多多賣智能攝像頭的商家。

 

“大概就是類似這一種。”檀敏指了某店面的一款產品告訴懂懂,母親家中所安裝的就是類似于這種“大腦袋”攝像頭。當我們走近柜臺時,店家十分熱情的推銷了起來。

 

他指著一款“大腦袋”智能攝像頭介紹,這個攝像頭功能很多,除了一般的夜市功能,180°旋轉,傳話等功能之外,還送一年期的“云空間”,可以儲存72小時的監控錄像內容,可以上門包安裝和調試。一問價格,便宜得驚人,只需要150元。不過,向店家詢問相關的生產合格證明、3C認證時,卻發現這個產品連包裝都很是簡陋(基本上三無)。

 

在轉而關注店里另一款知名品牌的智能攝像頭時,店家連忙表示這種品牌產品價格偏高,性價比差,表示“錢都花在品牌推廣上了,所以不劃算的。”繼續極力推薦這一款150元的攝像頭,表示如果喜歡價格還可以再談。

 

我們質疑產品價格過于便宜、質量是否有保障時,店家拍著胸脯承諾:“廠家是深圳本地的,不算很出名,所以比較便宜。但(這家工廠)有給很多品牌做代工,質量絕沒問題的。”

 

而在另一家店,一位女店員表示,買這種智能攝像頭真的沒有必要認大品牌,能用就好,圖的就是功能多花錢少性價比高。“產地一般都是深圳和中山,有小部分是珠海的廠家,以前有些不做攝像頭的電子廠這兩年看市場銷量好,也就跟風做。”她告訴懂懂筆記,單單省內就有不下30家有實力的電子廠在做智能攝像頭。

 

她介紹這附近好幾家市場里都有很多商家賣智能攝像頭,而且大部分是之前做安防設備轉型的。“現在誰還用老的監控呀,基本上商鋪、居家監控都用這種頭了。”她說道。另外,因為智能攝像頭方便,安裝簡單,甚至有些居民小區物業安保也都用上了智能攝像頭了。

 

恰好顧客鄒先生進店洽談采購智能攝像頭的事宜。他告訴懂懂筆記,因為辦公室連同倉庫面積接近1000平方米,所以需要不少智能攝像頭,所以老板就讓他來采購。而這位女店員也是極力推薦那種小廠家生產的產品:“辦公室用的能看就行,沒必要花那個錢買貴的,這樣算下來能省很多錢。”她告訴鄒先生,如果選擇小廠家的產品,還能適當給他一些折扣或者回扣。

 

最終,鄒先生在店里買了十五個智能攝像頭。女店員答應周一會派小工上門協助安裝。為何無論是家庭還是單位購買,女店員都要推銷這款150元的攝像頭?賣高價的不是賺更多嗎?

 

多方溝通,一位曾在電子市場做過攝像頭批發零售的老板朱女士道出其中的竅門:“功能差不多,但利潤差太多,像那種(知名安防品牌)的代理價比較高,賣出去一個賺不了多少錢,擺著也就是豐富下產品。”她說,小廠商一般給到的代理價都比較低,利潤空間很可觀,而且銷售量大的話,廠家還有一定的“返點”。

 

此外,因為價格十分便宜,性價比高,所以小廠商的智能攝像頭銷量幾乎占據了這些店面月銷售量的八成以上。“有的店一個月多的話能賣個上千臺,少的話也有大幾百臺,而且都可以附贈大容量云存儲空間。”朱女士說道。

 

檀敏對此很擔憂,母親家老款的智能攝像頭只插內存卡記錄數據,都能夠被“盜取”圖像,那么這種“云空間”錄像的不就等于把圖像數據主動“拱手”給了廠家嗎?

 

“(數據)安全這個問題我們也很難肯定,小品牌的安全性顯然是沒辦法保障的,大品牌的研發和技術漏洞會比較少,而且品牌信譽和道德體系在那兒。”走訪期間,某知名網絡安防品牌的區域經銷商Hugo告訴懂懂筆記,選購大品牌的智能攝像頭安全性相對有些保障,不過誰也無法確保絕對沒有問題。

 

魚龍混雜的智能攝像頭市場,無論是知名品牌,還是小廠商,都無法保證自己的產品在數據安全上有十足把握,商家對于隱私問題也只能是模棱兩可的搪塞。只能說,大廠商的產品由于能定時更新和修復漏洞,相對于小品牌產品稍微安全一些。而部分拼價格只為走量的攝像頭產品,連合格證和說明書都沒有,就更別提安全問題了。

 

“灰產”無所不在,破解攝像頭數據僅靠IP地址

 

“隱藏攝像頭,手機竊聽器,有需要的嗎?”就在幾大電子市場對面的華強北大街,有這樣一群人,見人就圍上來,推銷者他們的所謂“黑科技產品”。然而,在他們手里用于招攬生意的紙牌上,赫然寫著智能攝像頭監視教程。

 

“看著牌子上的‘業務’跟群里看到的很類似。”檀敏告訴懂懂筆記。或許,智能攝像頭安全性的問題,能夠在這一群“推銷員”身上得到更多答案。

 

在圍上來“兜售”隱藏攝像頭和竊聽器的人中,我們選擇了其中一位中年婦女,跟著她來到所謂的“辦公室”。

 

“我們以前做的是偷拍攝像頭、竊聽器、微型錄音筆,許多人都會光顧,智能攝像頭(破解)是這兩年才做的。”她告訴懂懂筆記,相比買隱藏攝像頭和竊聽器來說,想破解智能攝像頭的人也比不少,主要是以破解公司的智能攝像頭為主,“大部分家用的(智能攝像頭)內容沒有啥看頭,主要是企業開會呀什么的內容。”

 

在她的帶領下,我們來到了附近一幢工業大廈后的樓梯間,在樓梯間下的一個小隔間,就是她所說的“辦公室”,里面堆滿了密密麻麻的電子元件,從包裝上的英文看來,應該都是攝像頭之類的產品。

店內的另一位男子明顯謹慎了許多,問了不少問題,才開始介紹自己的產品。不管是智能攝像頭還是電腦的攝像頭,其實原理都差不多,都可以通過網絡的IP地址進行訪問,攔截攝像頭所拍攝的內容。

 

這名男子介紹道:“這是通過軟件實現的,智能攝像頭只不過比電腦攝像頭多了一道密碼,有些簡單的密碼可以破,但復雜的有一些難度。”在交流過程中,這名男子明顯還是有所保留。

 

“如果你們知道某一IP段,我也可以嘗試破解看看,但是這東西你們要來干什么?不是看店里就是看家里。”他反復質疑著我們的“購買動機”。

 

當向該男子提出是否有一些現成的智能攝像頭影像可以先看看時,中年女士出面阻攔了。她解釋說,這些都需要付費之后才給看的,現成的破解數據一條是幾十塊錢,可以測試下看看,如果合適再合作。她不停強調破解過程的不易。“有些復雜的要花上好幾天,所以價格也會更貴。”她補充道。

 

據她介紹,一般提供智能攝像頭的IP地址,他們的技術人員就能夠通過測試,最后根據破解的難度,和攝像頭的數量進行定價,收費大約從幾百到上萬元不等。如果難度越大,價格就越高,有些密碼組合復雜的甚至還無法破解。

 

當被詢問到如果破解不來的時候怎么辦時,她信誓旦旦的告訴我們:“混口飯吃,都是講究良心和口碑的,在這一帶光顧過我的都知道,做不來的效果不好的都一定退(錢)的。”

 

“良心”和“口碑”從她的口中說出來鄭重其事。但是這種在利益的驅使下的信譽保障,聽來卻令人啼笑皆非。

 

智能攝像頭本來是方便用戶需求的“好產品”,然而在實際的使用上卻充滿著各種隱私數據泄露的隱患。即便像品牌經銷商Hugo說的那樣,大品牌相對于小廠商的產品漏洞較少,研發和技術上也比較成熟,但這也并不保證大品牌的產品就一定安全可靠。畢竟還有很多安全漏洞需要攻堅,查缺補漏。

 

在與相關信息安全業內人士交流中,我們得到這樣的信息:現階段的智能攝像頭確實存在著形形色色的安全問題,但用戶首先不要杯弓蛇影,要先從自身做起排除隱患。

 

首先,不要貪便宜和聽從商家的介紹購買三無產品,盡量選擇有品質保障的知名品牌,以便在后期的技術升級和漏洞補全上能夠得到完善保障。

 

其次,不要將智能攝像頭對準家里的臥室、洗手間,以及公司的會議室、保險柜等區域,確保有價值的隱私數據不會被不法之徒盯上。

 

當然,復雜的安全密碼能夠令智能攝像頭難以破解,增加“灰產們”破解的成本和門檻。所以做足以上兩條之后,使用者還需要定期修改攝像頭所在環境的一系列密碼,包括登錄客戶端、協議密碼,甚至WIFI密碼等,以確保數據隱私的安全可靠。

 

最后,相關業內人士表示:盡管2017年有關部門相繼出臺了若干治理個人隱私泄露的相關法規,但是個人(機構)信息外泄的灰色鏈條環節很多,僅僅通過法律法規來約束難度不小。

 

作為老生常談的互聯網隱私安全問題,的確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一方面,我們在享受著科技帶來的方便同時,也要不斷提升自我防范意識;另一方面,市場呼吁加強監管、建立行業標準、規范相關安全技術保障,進一步杜絕隱私泄露的隱患,重塑消費者的信心。

 

不過了解得越多,檀敏或許真的是有些怕了,他說:“昨天我把攝像頭拆了,別回頭我在看家里的時候,別人在看著我。”

三级免费视频